看天下奇闻异事趣事,揭秘世界奇闻怪事真相!

美国考古团队在法国西部出土的石器上发现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制作的纤维细绳

考古发现 2020-04-15 10:17278未知admin

美国考古团队在法国西部出土的石器上发现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制作的纤维细绳


美国考古团队在法国西部出土的石器上发现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制作的纤维细绳


美国考古团队在法国西部出土的石器上发现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制作的纤维细绳


(猎奇资讯网www.lieqiwo.com报道)猎奇网:美国考古团队早前于法国西部出土一个石器,上面附有一段由3股纤维编成的细绳。据估计,该段细绳可追溯至4.1万至5.2万年前,成为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制纱技术证据。是次发现有助学界研究旧石器时代中期的史前人种,更反映当时居于欧洲的尼安德特人比预想中更具智慧,接近现代智人。


美国俄亥俄州凯尼恩学院的考古团队,在法国西部遗址出土该段由3股纤维拧成、约6毫米长的细绳。考古学家利用光谱和显微技术,估计该细绳的纤维是来自针叶树等不开花树的内树皮。报告作者、考古学家哈迪(Bruce Hardy)推测,该段绳子是绑在石器上作手柄用,或是用作盛载石器的网袋一部分。


报告指出,尼安德特人能够制作这种细绳,相信对树的生长和季节性有认识;并具备一定数学计算能力,以编成三股细绳和多股细绳组成的粗绳。此前,最古老的纤维片段是在以色列出土,距今约1.9万年;今次的最新发现,显示古人类使用纤维的技术历史更悠久。研究已于上周四(9日)刊登于《科学报告》(Scientific Reports)期刊。


相关报道:尼安德特人表示:符合国际ISO标准的绳子,我们四万年前就会编了


(猎奇资讯网www.lieqiwo.com报道)据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(原创 惠家明):远古时代,人类伟大的发明有哪些?


大家或许会回答弓箭、渔网、船只,或是耕地用的各类家伙事儿,毕竟正是这类工具首次赋予了人类祖先开发自然资源的能力,奠定了文明兴起的基础。可是,不知你是否意识到,古人类要想发明这些工具,首先还得点亮另一项更加基础的“科技树”——绳子。


在没有胶水钉子和榫卯结构的年代,绳子是组装固定各类零件时必不可少的关键结构。别看它貌不惊人,要是没有它的帮助,人类科技恐怕走不到今天这一步。


最近,法国一处遗址中发掘出了一根制作精巧的史前绳子——距今至少4万年前的,它的制作者并不是我们现代人的直系祖先,而是尼安德特人。这一发现为我们了解绳子的演变历史提供了珍贵证据,也记录了尼安德特人的生活细节,其相关研究论文近日已发表于《科学报告》(Scientific Reports)杂志[1]。


尼人编绳子,一根永流传


其实,考古学家们一直以来都在努力追溯绳子的起源时间,可惜收获甚少。


因为对考古学研究而言,我们能够找到的远古遗物大多是坚固的石器、珠宝,以及骨骼。而像是木头、衣物一类的物件儿非常容易腐烂,别说是传承上万年,哪怕是几十年都很困难,所以很难出现在考古发现中。可惜的是,正是这类难以保存的物品构成了人类日常生活的主要部分,于是有些考古学者就将它们称为“遗失的日常”(The Missing Majority)。


毫无疑问,绳子也属于“遗失的日常”。由于不易保存的特性,之前人们发现的最古老绳索纤维片段来自于距今约1.9万年前的以色列噢哈喽(Ohalo II)遗址[2]。在1.9万年前,农业已经开始萌芽,人类的智力水平跟今天也没有什么差别,所以在那个年代出现绳子倒也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。


因此,我们不禁想问:在比这更加古老的年代,人类是否也能使用绳子呢?


来自凯尼恩学院等机构的发掘团队对此也有着强烈的好奇。从2006年开始,他们的考古团队就一直在法国东南部的阿布里杜马拉斯(Abri du Maras)遗址进行发掘,并小心地搜寻古人类可能会留下的绳子。大量的遗物证明,这处洞穴曾经的主人不是现代人直系祖先,而是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,遗址中遍布着尼人曾经使用过的打制石器。


经过多年的挖掘,研究团队发现这处遗址和其他大多数史前遗址一样,哪儿都找不到明显的绳子遗存。这一结果其实也在意料之中,毕竟绳子历经上万年历史难免腐烂成细碎的片段,我们要是按照脑海中常见的绳索样貌去搜寻,当然是找不到的。假如绳子曾经在遗址中存在过的话,想必它们已经化成肉眼不易识别的细缕,藏在某个角落中。


不过,这么硕大的一个遗址,要是把每一粒泥土都检查一遍,无异于大海捞针,几年也看不完。俗话说,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”,我们要想找到史前绳子的遗存,应该专门挑它们最常出现的地方下手。于是乎,遗址中的石器就成了目标所在。研究人员推测,数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可能会用绳子来捆绑石器,用以固定或方便携带。


于是乎,发掘团队将大量石器采集出来,用数码显微镜挨个筛查了一遍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科研人员在不少石器表面都发现了细细的纤维,看上去很像是绳子的片段。可问题是,远古时代的绳子也都是取材于自然植被的,考古学家如何证明它们就是人造的绳子,而不是树木腐烂以后留下的纤维呢?


二者的关键区别在于,人造的绳子有一个“编织”的加工过程。取材自然的纤维材料经过人类的巧手摆弄会被拧出纹路,好似麻花辫一样,从而区别于未经加工的植物纤维。根据这一特征,研究人员对所有“可疑”样本进行了检查。他们发现大多数纤维样本都没有编织的纹路,可唯有一块编号“G8-128”石片上的纤维有些不同。


借助各类显微设备,研究人员可以清楚地观察到这一根长度6mm的纤维是由三股纤维编织而成,而这三股纤维也是由更细的多根纤维编成的。如此明显的加工行为显然不会是自然形成的,应该是当年居住于此的尼安德特人所为。测年结果也进一步显示,这块石器距今有4至5万年的历史。换句话说,早在距今至少四万年前,尼人就已经学会编绳子了!


绳子挺小,讲究不少


按照国际ISO标准,绳子的编法可以分为两种:S型和Z型。它们的差别就在于用手拧绳子时的走向,前者为顺时针,后者为逆时针。


那么,数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更中意那种编法呢?


显微镜下的观察发现,这两种手艺在尼人都使用过。他们首先会用S型编法把多根细纤维拧成一根,然后再用Z型编法拧成绳子。


搞明白了尼人的编织手艺,研究者还想知道尼人当时是如何获取原材料的。为此,人们使用了拉曼光谱分析设备,检测得知这些绳子纤维都属于一种裸子植物(比如针叶树),并且取自这类树木的内树皮。


研究人员指出,从树皮中取材的过程非常有讲究。首先要考虑时令,最好的剥树皮时间是早春至初夏时节,要是过了这段时间,纤维就没那么容易分离下来了,长度和粗度也会受影响。其次就是要讲究技巧,剥树皮时不断拍打可以使效率更高,而浸水等工序则能够软化纤维,提升产品质量。


在当时,尼安德特人可能也掌握了这些知识。若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可以证明他们已经对于自然规律有了深刻的了解。不仅如此,编织过程中还需要尼人具备基础的数学能力以及方向感,从而数清楚纤维的数量以及分清楚顺时针和逆时针的区别。


由此可见,一根小小的绳子代表了尼人不错的智力与知识水平。至少在编绳子这件事上,他们已经远远超过我们这些五谷不分、四体不勤的现代都市居民了。


作者:惠家明
编辑:Yuki
排版:雷颖


参考文献:


[1] Hardy, B.L., Moncel, M., Kerfant, C. et al. Direct evidence of Neanderthal fibre technology and its cognitive and behavioral implications. Sci Rep 10, 4889 (2020).

[2] D. Nadel, A. Danin, E. Werker, et al. 19,000-Year-Old Twisted Fibers From Ohalo II. Current Anthropology 1994 35:4, 451-458.





猎奇窝 CopyRight© 2013-2020 www.lieqiw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